点击关闭

多肉男孩-还有吴利彪、王恩茂、段孟舟三个男孩

  • 时间:

【红米手机被爆自燃】

圖:五個種多肉的男孩合影。前排左起王宇、張曉東,後左起吳利彪、段孟舟、王恩茂

2014年春天,張曉東與路翰靜正在熱戀。女友來電話說,她在一檔韓劇看到一盆萌萌的、獃獃的多肉。「如果當時她給我看的是一個小動物,或許我就成為寵物飼養專業戶了。」張曉東從小就喜歡花花草草,「真正著迷的是多肉的繁殖方式。」他從淘寶上躉來幾百株多肉,「每株掐下五六片葉子扦插繁殖,再賣出去還有五倍的利。」這個因為愛情而闖入的植物,經過一個夏季的繁殖,秋天他家裏已成為多肉的世界。

「快遞包裝要去土去根,用紙吸濕防爛。」張曉東在晨會上分享他的想法,「可以把植物曬乾帶土帶根打包發貨。」這一改進每株可節省人工0.75元(人民幣,下同),每天發貨3000株,節省成本2000餘元。

王宇對張曉東說:「北京金融街有美國留學時的同學」,他想融資將個體多肉經營進行公司化改造,準備入夥的幾個玩伴憧憬著未來。「出乎意料,我們看好的農業項目,投行卻不感興趣。」王宇出使京城金融街融資失敗,一時衝動,將美國的公司和餐館盤了出去。這一冒失決定與張曉東當初境遇如出一轍,除妻子外,同樣遭到雙方家長反對。

「僅僅是業餘愛好,沒有人反對。」可是他決定辭職專伺多肉時,除了女友,雙方家長都投以鄙視的眼神。24歲的張曉東還有大男孩的逆反心理,「越反對我越來勁。」起初,僅僅是因為好玩,現在升級為一種意志力量的對抗和錘煉。

起初,張曉東與他的追隨者相互幫助,井水不犯河水。當幾個老男孩捆綁在一起時都感到不適應,大家天天吵,爭相表達自己的想法,竟然碰撞出了火花。

「多肉砍頭移植兩個月就能上市,比葉插和播種要提前一至二年。多肉越好葉隙越小,很多人卻下不了刀子。」張曉東突發奇想,「將遮陽網直接覆於其身,多肉一周就伸出脖子。」他不忌諱記者泄密,「如果有同行問,也不會保守。」

「公司化催生多肉大棚從十餘個膨脹到上百個,年產超過千萬株,但品種只有幾十個。」王宇說:「母本基地與商品棚分離的想法,就是天天爭吵出來的。」五個男孩自我加壓,每人培育新品種不少於十個。一年間公司自有品種增加了十倍,加上與山東、雲南交流的品種,可以流通的品種達到三百個。

僅僅過了一年,張曉東身邊已經有十幾個追隨者。其中有小學同學吳利彪、高中同學王恩茂,還有妹夫段孟舟。這些在城裏闖江湖的大男孩,曾經發誓「打死也不再回農村」,而今還鄉成為多肉種植個體戶。

邯鄲市男孩張曉東與王宇自幼形影不離,直到高考一人在河北學工程設計,一人到美國讀工商管理。大學畢業後,張曉東跳槽回鄉種植多肉;王宇在加州註冊了一間貿易公司做中國辣條兼營中餐館。2015年王宇回家過春節,張曉東動員他入夥,王宇心有所動,卻難捨美國的生意。他不知道除了張曉東,還有吳利彪、王恩茂、段孟舟三個男孩,也在等他回國一起玩多肉。\大公報記者 顧大鵬(文、圖)

爭吵碰撞出火花2017年,張曉東、王宇、王恩茂、吳利彪、段孟舟五個男孩合夥註冊了曲周縣春暉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原來計劃入股的另外幾個男孩,選擇「公司加農戶」的模式,維繫著原有的多肉生態圈。公司註冊地址在大棚裏,五個股東沒有自己獨立的辦公桌。每天早上八點至八點半,他們要站著開半小時的晨會,一次只解決一個問題。

金融街融資無功而返王宇1989年出生,比張曉東大一歲,在生意場也是一個剛出道的大男孩,因為善意陷入異國勞工糾紛正苦惱,張曉東趁機再次拋出橄欖枝,不料這次正中王宇下懷。

唯一支持張曉東的男孩叫王宇,他看好多肉前景,只想註入一筆資金,張曉東卻要他回國一起幹。2015年春節,這次雙方都期待的合作便擱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