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生活一个-写小说并不是为了出名或者挣钱

  • 时间:

【包贝尔欠债不还】

柏行創作小說本報記者 李宗華攝

“你問我最欣賞的作家是誰,只有一人,木心。”昨天,她坐在記者對面,盯著窗臺上一盆多肉,說得斬釘截鐵,“就像木心說的,無底深淵,只要去走,就是有底的。”

初稿完成後,柏行一頁頁打印出來,裝訂成沉甸甸的兩冊,拿給一位語文老師看,得到的卻是一瓢冷水,“現在誰還會看長篇小說?你太理想主義了。”

她有些失落,但很快表現出了倔強,“如果連理想主義都成了笑話,那麼我寫出來,豈不更是笑話。”

“小說的創作靈感源於現實,每一個人物都能找到原型。”柏行說,自己的學歷並不高,但多年來不管工作多忙多累,她都堅持閱讀,筆耕不輟,“每晚熬夜,趴在電腦前寫作,經常一寫就到了大半夜。”柏行還買來一臺印表機,一邊寫一邊修改,並把小說放在網上連載。

英山縣位於大別山南麓,風土習俗與關中地區差異很大。在這裡,柏行認識了不少留守農村的朋友,她和這裡的人一起種稻、插秧、栽茶樹,打量著這一個個陌生人,走進一個個普通家庭。

2002年,柏行大學畢業,開始留在西安打工,4年後,她與大學同學結婚,嫁到了湖北黃岡英山縣一個農村。

小說取名為《她們的圍城青山繞》,時間跨度達10年之久,以一個普通農村女性的視角,描寫了她所生活的家庭以及周遭環境的變化,將勞動與愛情、挫折與追求、痛苦與歡樂、日常生活與巨大社會變遷交織在一起,展示了每一個中國人對於美好生活的嚮往。“我寫的都是小人物,他們融入不了城市生活,他們的故事很難被聽到。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他們感受到的,是真正的苦。”本報記者宋雨

每一個人物都能找到原型柏行38歲,寫作的愛好,最早可以追溯至她小時候。“一直在寫日記,後來還學會了寫詩歌。”在咸陽三原縣老家,“文藝少年”的標簽讓她在同齡人中,看起來有些另類。

忠實記錄普通農村人的故事網上點擊率很高,網友留言、跟帖,這給了她莫大(博客,微博)的鼓勵。柏行說,寫小說並不是為了出名或者掙錢,僅僅是想將農村人的酸甜苦辣、所思所想、所願所求,以及淳樸的愛情、親情、鄉情故事忠實記錄下來,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群體,“主人公有我自己的影子,但不全是我,更多的是當下農村女性群體的代表。”

這段獨特的經歷,為她的小說積累了最原始的素材。3年後,她與丈夫回到西安繼續打工。一直到2017年8月,她有了將自己在湖北的所見所聞記錄下來的衝動。

2018年元旦,44萬字的小說大功告成。這一天,距離開始動筆,過去了4個多月。只有柏行知道,她是用了多年的積累和努力,像馬拉松選手一樣,耗盡全身力量,迎來了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