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产业发展-虞城县乔集乡发展光伏产业助力脱贫

  • 时间:

【玩摇摆桥死亡】

如今,特色產業在虞城勢如拔節,張集鎮、鎮里固鄉等相中黃桃,種植面積達2萬畝;利民鎮、田廟鄉讓薺菜變成“金苗苗”;劉店鄉發展板材加工,把小木條連成大產業;建成146個扶貧車間已全部達產,新建產業孵化園17個,帶動5200名貧困人口在家門口就業……一個個貧困村有了脫貧致富底氣。

闖新路:要乾就乾高效產業,貧困村有了脫貧致富底氣

鄉村樹新風,發展更有勁頭了。“戒了酒,就能掛信用家庭牌。”任樓村任文超暗下決心要當一回先進,他不僅成功評上了綜治信用家庭,還從“困難戶”變成了“先進戶”,村裡喇叭喊打掃衛生,他總是抓著掃把就往外走。

一個傳統農業縣如何摘掉了窮帽?記者深入探尋虞城的脫貧經驗做法。

“截至今年9月,全縣通過綜治信用家庭授信達1.2萬戶,累計貸款20億元左右,占農信社貸款總額約20%,金融活水精準滴灌到了貧困家庭。”虞城縣農村信用聯社主任靳光先說。

的確,昔日荒草叢生的小河溝,變成游人如織的“十里畫廊”;貧瘠土地“長出”鄉居竹屋、農村公園,變身魅力“竹海”;曾經乾涸的黃河故道,萬畝果園香飄四方;貧困村裡建起一個個扶貧車間……

選能人:“頭雁”領航雁陣飛,帶村民“換腦子、掙票子”

選優配強黨支部,黨員沖在脫貧攻堅一線。大侯鄉黨委書記陳華傑深有感觸,全鄉36個村的黨員和貧困戶結成對子,手牽手精準幫,啃下脫貧硬骨頭。在全縣,選派縣直單位副科級幹部到601個村擔任“名譽村主任”,1200名優秀幹部充實駐村力量,黨員幹部與1.4萬多名貧困人員建立長期幫扶關係。

虞城地處豫魯皖三省交界,人員流動性大,社會治理問題複雜。為解難題,縣裡創新鄉村基層治理,讓小事瑣事有人管,樹立好風氣,鼓起脫貧“精氣神”,紅白理事會、公道會等發揮了積極作用。

虞城變了!總能聽到當地人這樣感嘆。

種麥子還是種竹子?城郊鄉郭土樓村村民楊紅春清楚記得,2016年夏天,村裡為此開了11次會。

信用家庭怎麼評?虞城縣政法委書記王光華介紹,先設標準——縣裡結合社會綜合治理要求、群眾迫切需求,制定了遵紀守法、誠實守信、善孝敬老、移風易俗等10項標準。再評先進——村民申請,村小組審定,鄉鎮覆核公示,確保結果公平公正。

得益於農村信用建設,越來越多的貧困戶融入特色產業,變成“我要脫貧”。劉集鄉劉皮村貧困戶王建設感慨,“龍頭企業和村裡簽訂單合同種薺菜,俺趕上趟,沒想到第一年就掙下3萬多元。”金豆子食品有限公司建設5萬畝優質大豆種植基地,讓4000戶貧困戶年戶均分紅3000元;樂為農牧業開發有限公司發展肉鴨養殖,帶動建立48個家庭農場,1200戶貧困戶實現脫貧……

打造生態旅游鄉村,一個個長短結合的項目精準落地,村裡人的顧慮漸漸打消了:“這個路子,中!”村民參股,合力打造生態莊園。

樹新風:鼓口袋更要富腦袋,激發鄉村振興活力

扶持特色產業,政策不斷加力。僅去年一年,全縣財政投入產業發展資金1.04億元,在25個鄉鎮實施了65個產業發展項目。

強內力:好信用引來金融活水,“我要脫貧”幹勁足

現在漫步郭土樓村,小橋、亭台、迴廊清一色竹子建造,竹廊曲水花草香,竹海果園鵝成行,一個盛夏游客量達2萬人,去年村集體收入300萬元,127戶貧困戶因竹產業脫了貧。

“一家三五畝地,種啥來錢?”村民杜紅旗深有感觸,和不少人一樣,他在家包過地,在外打過工,可一直沒撲騰出好日子,“沒有產業基礎,單靠農民自己乾哪行?”

新產業平臺搭了起來,誰來帶動?為破解產業發展的人才瓶頸,虞城縣大力實施“鳳還巢”工程,吸引能人返鄉,同時強化基層組織建設,讓“頭雁”領航雁陣高飛。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08日18 版)

“信用”鑰匙打開了貧困戶心鎖,越來越多的人爭相申請綜治信用家庭。“‘紅牌牌’可頂事哩!”任樓村貧困戶任勝利家被評定為綜治信用家庭後,申請貸款9萬元,辦起木材加工廠,帶動了8戶農民脫貧。

高質量脫貧不是只看腰包鼓不鼓,也要看群眾心氣順不順,幸福感、獲得感足不足。

大侯鄉任樓村村民郭建軍,看著別人靠養蟬致富,也想試試,可一打聽就打起退堂鼓:“投入幾萬塊,咱乾不了!”掛上綜治信用家庭的“紅牌牌”,信用貸款解難題,他發展起榆樹種植和金蟬養殖,一年收入上萬元。

村民矛盾怎麼解?依托綜治信用家庭建設,當地讓村民主動參與社會治理,“小事不出門,大事不出鄉”。“你看,這是村裡承包土地的賬本,是不是清清楚楚?”“開了荒地,付出了勞動,要不咱們各退一步?”幹部上門拉著他和鄰居開公道會,一項一項擺清楚,多年的疙瘩解開了,王柱覺得心氣順了,“俺也願意跟著村幹部乾。”

標準上牆,如何入腦入心?王光華說,評上綜治信用家庭,能享受不少實惠,比如可優先申請農信社無抵押、無擔保貸款,優先推薦企業招工用人等,好處實實在在,農民參與積極性高。

“祖輩棒茬麥、麥茬棒,想脫貧,就得改變這個老模式。可發展竹海鄉村游,大伙兒心裡沒底。”楊紅春坦言。

新一輪脫貧攻堅,虞城縣咬定精準扶貧,發力高質量脫貧,產業牽動、能人帶動、內力驅動合力攻堅,交出一份實實在在的成績單——經省級專項考核評估,虞城縣實現脫貧摘帽!

虞城以“綜治信用家庭”為鑰匙,通過信用評比,引入金融活水,讓貧困戶心熱起來、行動起來,增強自我發展能力。

五年前,大學畢業的朱婧源毅然放棄工作,回到蔡莊村,流轉土地560畝,種植玫瑰,飼養玫瑰雞,成立了虞玫豐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小村裡產出玫瑰花茶、玫瑰醬、玫瑰手工皂等產品。“土裡有金子,就看你咋挖!”朱婧源說。一個玫瑰特色產業,讓村裡人“換了腦子,掙了票子”,帶動124名貧困村民穩定脫貧。

“不僅要鼓口袋,更要富腦袋,扶起農民的志和智,把內生動力凝聚成發展動能,一定能早日實現鄉村振興的美好藍圖。”虞城縣委書記朱東亞說。

發展現代產業離不開投入,而貧困群眾缺資金、貸款難,如何讓他們融入產業、激發脫貧內生動力?

大侯鄉任樓村的村民任芳珍,剛剛為兒子辦喜事,“現在可輕鬆多了!”她說,過去彩禮一齣手,就得好幾萬,拉下饑荒,往後還得過窮日子。如今村裡規定紅白喜事只辦十桌,每桌四盆菜,簡單又省錢。

阡陌一塵不染,水塘波光粼粼,綠楊芳草點綴在房前屋後,深秋里的稍崗鎮韋店集村一派恬靜的田園風光。難以想象,過去的韋店集村,道路坑窪,荒草叢生,全村貧困戶有134戶470人。

走進蔡莊村,整潔的村道、寬敞的文化廣場,一片片玫瑰園枝繁葉茂。說起鄉村脫貧,村裡人紛紛誇贊:“咱這兒是花木蘭的故鄉,朱婧源就是現代的‘花木蘭’。”

“俺家的地多大,心裡清楚,憑啥測量隊說了算?”大侯鄉張平樓村的王柱曾因地界爭議,村裡搞扶貧產業,幹部找上門,王柱總是搖頭,“先把地的問題說清楚了。”

越來越多的能人“燕歸來”,成了致富領路人。界溝鎮邢營村的徐俠影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從事粽子加工。“縣裡在土地、信貸上給了不少幫助,現在每年銷售額有300多萬元,60多個村民在這兒打工,每月工資兩三千元。”

專家把脈開方,韋店集村交通便利、灌溉條件好,適宜蔬菜產業。“虞城是全國速凍蔬菜基地,咱搭上這趟車,準錯不了。”在扶貧幹部幫扶下,杜紅旗心動了,建起了兩個蔬菜大棚,他感嘆:“缺技術,有人手把手指導,缺資金,信用社提供無抵押貸款。算收入,兩個棚賺了8萬多元,第一茬就回了本。”如今,村裡長出了十幾座大棚,帶動了30多戶貧困戶脫貧。

火車跑得快,還靠車頭帶。在史橋村,村幹部史志乾牽頭成立合作社,建起現代化鴨棚,132戶貧困戶,以每家到戶增收資金8000元入股,參與鴨產業。貧困戶史志超算了筆賬:把2畝地流轉出去,每年地租收入2000元;入股分紅,連分5年,每年1000—1500元。“有地租,有分紅,有工資,三項加起來,一年掙3萬多元,日子好著呢!”

最近3年,虞城的“鳳還巢”工程吸引10萬人回鄉創業。“十萬城歸”創辦8458家企業,帶動5萬多人就業,其中貧困家庭勞動力達4100人。人、地、錢要素不斷聚集,鄉村新產業新業態不斷發展壯大。

拔窮根關鍵靠產業。在虞城,不少村子像郭土樓這樣,人均土地少,產業單一,如何找準脫貧產業?當地的做法是:因村制宜,要乾就乾高效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