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全集歌德-特别注明赠书地点「重庆武隆仙女山」

  • 时间:

【习近平新年贺词】

暖暖陽光下微微小雨若有似無落在重慶武隆仙女山的天衢公園,公園名字的意思是天上的街市,是仙女逛街、休憩和遊玩的地方。桂花季節雖已過去,樹上零零星星的桂花在有霧的上午散發幽幽馨香。公園步道旁的銀杏樹泛出淺淺金黃,熱情的當地朋友力邀,下個月來看金色仙女山。說的是滿山遍野黃金銀杏葉子。梧桐樹不理秋天是落葉季節,片片青翠葉子兀自在陽光照耀下發出碧綠的光彩。

我心裏猶豫,衝口而出的還是《格林童話全集》,為了要帶回來給兩個女兒。

文學比任何力量都真實而有力。楊老對文學對翻譯的熱愛、堅持和執著,讓他的名字和《格林童話》,流傳到全世界,千百年地繼續流傳下去。

圖:《格林童話全集》,雅各布·格林、威廉·格林著,楊武能、楊悅譯,一九九三年

巴蜀譯翁亭揭牌儀式在武隆仙女山天衢公園舉行,以此向著名翻譯家楊武能為翻譯界及文學界作出的重大貢獻表示敬意。當地宣傳部長石強楨陪同楊老走到一座中國傳統樣式亭閣,共同拉下「巴蜀譯翁亭」的紅綢緞,亭子兩邊有對楹聯「浮士德格林童話魔山 永遠講不完的故事」「翻譯家歌德學者作家一世書不盡的傳奇」,皆為湖南書法家塗光明題撰。

從小愛讀中文書的女兒們,特別喜歡《格林童話》,從給她們講故事,到她們自己懂得以中文閱讀,書房不同版本的《格林童話》從沒斷過,她們太喜歡這本童話,索性把書放在自己房間的一牆書架上。今天兩個女兒各有不同專業,但都出版過中文書。忙於製作原創藝術表演到世界各地演出,全球到處飛的小女兒魚簡出過一本散文集《簡寫簿》,身為律師的大女兒菲爾至今出版了九本書,平日律師工作之餘繼續用中文寫作。我不能說這完全是楊老功勞,但無可否認這是一本引她們進入文學殿堂的童話集,讓她們愛上閱讀,愛上文學,愛上寫作。楊老可能不知道,作為德國文學翻譯家,他的影響力不只在中國大陸,也不只是我這個海外第三代或我的下一代,更不僅是東南亞,楊老的影響力之深遠,就像他在《格林童話談片》裏寫的跋《格林童話談片》:「格林童話的搜集工作始於一八○六年,正值拿破侖發布大陸封鎖令,著手全面征服歐洲的時候;它的第一卷出版於一八一二年,正值拿破侖進軍莫斯科並且遭到慘敗,第二年又緊接著在德國的土地上進行規模空前的萊比錫大會戰;它的第二捲出版於一八一五年,這時野心勃勃的拿破侖徹底失敗了,歐洲出現反動復闢。然而當年誰會想到,在將近兩百年後的今天,當那些奪去千百萬人身家性命的血肉橫飛的戰爭已被人淡忘,當那些曾經叱吒風雲的皇帝、元帥、宰相都僅僅在歷史書中留下蒼白的影子,一部似乎並不起眼的《格林童話》卻流傳了下來,從德國流傳到整個歐洲,從歐洲流傳到全世界,而且顯然還會千百年地繼續流傳下去。」

「巴蜀譯翁亭」前有塊刻石,是武隆作家吳沛創作的《巴蜀譯翁亭記》,四川書法家徐煒書寫後刻下作永恆記錄。刻石不大,卻是一塊文學翻譯界的豐碑。

文章讓我回想揭牌儀式當天楊老的致辭「我要說唯感恩兩字。」楊老的聲音低而有力。他感恩時代和祖國。他說一個人是集體的人,是集體的人造就了「你」。他是農民的孫子,工人的兒子,上了幾年小學就因家貧失學,新中國為他帶來新希望。他能有今天,因為一輩子有貴人幫助。這位德語翻譯界的翹楚,把自己的功勞歸於大家。「一個不懂感恩的人,不能成大器。」

極目遠眺,遠山一重比一重遠,一重比一重淡,淡雅飄逸,千姿百態的雲霧瀰漫在群山之間,一幅如夢如幻的水墨氤氳山水長捲在眼前鋪展開來。路旁不同種類的繽紛色彩鮮花,在清麗的早晨以璀璨明亮的怒放姿態,歡迎來自世界的華裔文藝家,歡迎「巴蜀譯翁亭」的揭牌典禮舉行。

楊武能教授生於重慶,是新中國成立後第一位翻譯《格林童話全集》的翻譯家,是郭沫若以後最受讚譽的歌德翻譯家。一九九九年楊老主編並參加翻譯十四捲本、大約五百萬字的《歌德文集》,獲「中國圖書獎」等多項獎勵。

我告訴女兒我遇到翻譯家楊武能教授,她不相信,我把《格林童話全集》帶回家,她立馬翻閱,很高興地說:「啊!真是奇跡!這就是我小時候看的書呀!」

歡送晚宴上,楊老悄悄把鳳凰出版傳媒集團譯林出版社精裝版的《格林童話全集》交給我。打開內頁,楊老題籤「巴蜀譯翁」,並蓋一印章,合譯此書的女兒楊悅簽名跟在後邊。日期為二○一九年十月十七日,特別註明贈書地點「重慶武隆仙女山」,是楊老的故鄉。

有人說文章裏太多巧合不是一篇好作品,然而,就在揭牌儀式當晚我接到女兒菲爾的微信,她發來《石帆》雜誌幾篇文章,本意是要炫耀她自己的《消失的蓮花河》,我無意中看到譚楷的《大師總是低聲說話》。照片拍得不夠好,字跡模糊的照片其中有一句:「楊武能是誰呀?」

重慶採風活動後,抵達福州拿到《石帆》雜誌,第一時間閱讀《大師總是低聲說話》,作者特別提起「現實生活中,楊武能更是低調得讓人聽不到他的聲音。幾乎是同一時期,張藝謀的《紅高粱》獲得柏林電影節『金熊獎』;楊武能獲時任德國聯邦總統頒授的『國家功勳獎章』。之後,楊武能獲國際歌德協會頒授的『歌德金質獎章』,歐洲傳媒界一片叫好聲。這一枚令全世界作家和翻譯家仰望的『歌德金質獎章』如高懸天宇的一枚星星,被中國的楊武能摘下,在中國幾乎無人知曉!」因為低調的楊老總是低聲說話。「學生們反映:『他是永遠的低音,不尖起耳朵聽,根本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但是,正因為他小聲說話,課堂特別安靜,那經過多年提煉的字字珠璣,那不疾不徐的娓娓道來,讓學子們個個嘆服。』」

當楊老親自問我「要哪一本書」時,我真不知如何選擇?楊老翻譯的《浮士德》、《少年維特的煩惱》,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托馬斯曼的《魔山》,還有還有,每本皆名著好書!單是譯介德語文學,出版各種版本的譯著有一百多種,《楊武能全集》總共超過二十六捲,逾千萬字。

楊武能老師問我要哪本書?我脫口而出:「《格林童話全集》。」